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

  • 都市風雲_易克1

    都市風雲_易克1

    作者:易克1

    普通人做事,聰明人做式,高手做局。隨著老闆突然出事,職場春風得意的喬梁遭遇重挫,隨即又被妻子背叛,更可怕的是,他發現自己落入了一個精心佈置的圈套……

  • 唐楚楚江辰最新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482

    唐楚楚江辰最新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482

    作者:龍王醫婿

    江家陷入一場陰謀中,江家被一場大火焚燒,唐楚楚冒死把江辰從大火中拉出來。十年後,江辰榮耀歸來,報恩也報仇。報唐楚楚救命之恩。報江家滅族之仇。江辰出現在唐楚楚身前:從此後,有我在,你就有全世界。

  • 龍隱寧欣全文免費閱讀筆趣閣

    龍隱寧欣全文免費閱讀筆趣閣

    作者:美女的隱龍神婿

    人中之龍失憶入贅,嶽母千般嘲諷,萬般逼迫,棒打鴛鴦,爭吵中差點失手害死女婿。一朝記憶恢複,權傾天下,財勢無雙。嶽母眉開眼笑:“賢婿,你們什麼時候努力?我們等不及抱孫子了!”龍隱寧欣

  • 黎月厲景川的小說完結免費1647

    黎月厲景川的小說完結免費1647

    作者:霸總追妻火葬場

    六年前,渣妹陷害,她懷著孕,被丈夫狠狠拋棄。六年後,她改名換姓重新開始。可當初對她不屑一顧的前夫,卻每天堵在她家門口糾纏不休。“黎小姐,請問您和厲少是什麼關係?”女人莞爾一笑,“不認識。”“可有人說你們曾經是夫妻。”她擺弄著頭髮,“都是謠傳,我又冇瞎。”當天,她回家一進門,就被男人抵在牆上。三個寶寶兩個吃瓜一個歡呼,“爹地說,媽咪眼睛不好,他要給媽咪治療!”她忍不住哀嚎,“老公,求放過。”

重點圖書

八月微瀾

本文:前校園後都市,雙強,甜寵,馬甲,商戰,微異能。男女主為了尋找各自遺失的另一半代碼,從互不對眼到相愛相知,相輔相成,巧妙地與黑色組織周旋,並最終將兩段殘缺代碼合併修複,收穫了自己的愛情同時也成就了一段商業傳奇。話外音:女主出身卑微,自小被父母遺棄,遭遇各種嘲笑:“寄人籬下的蟲!”女主冷哼:“出身算什麼?你看我是向命運低頭的人麼?”男主家世顯赫,卻遭到親兄排擠,被父母恨鐵不成鋼:“他要把家底敗光!”男主輕笑:“家財萬貫又如何?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!” ...

閱讀全部

落跑夫人驚豔全城

看著新鮮出爐的離婚證,他氣笑了:“京太太好手段。”第二天他拿來一份特離譜的協議:“京太太,我淨身出戶了,求包養。”從此京大少將粘人的一百零八套招式發揮到極致。佛曰: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一物降一物,一山還比一山高!顧傾城:她一定是上輩子挖了他家祖墳!!! ...

閱讀全部

落跑夫人驚豔全城

看著新鮮出爐的離婚證,他氣笑了:“京太太好手段。”第二天他拿來一份特離譜的協議:“京太太,我淨身出戶了,求包養。”從此京大少將粘人的一百零八套招式發揮到極致。佛曰: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一物降一物,一山還比一山高!顧傾城:她一定是上輩子挖了他家祖墳!!! ...

閱讀全部

這是一個好筆名

張嶽穿越到了九叔世界,成功拜師九叔,學習茅山道法,最終成為一代天師。PS:本文整合了九叔作品與諸多傳統誌怪筆記,基於道教文化的基礎上,旨在構架一個宏大、精彩、合理的九叔世界。 ...

閱讀全部

詭案法醫:非正常死亡

世間上最毒的是毒藥還是罪孽的人性,人性的弱點,塵世的沖刷,利益的糾紛,可一切都會以性命作為賭注。 長髮怪人,複仇之魂,絕望嬌花,死亡旅途,蘭髮帶之謎,綠寶石連環殺人案,農村婦人綁架案......現場紛紛出現詭異的北極星圖案,這到底是巧合的意外,還是命運的安排?? 束手無策之下,何家最後一個法醫,使用專業而高超的驗屍手法和刑偵手段,撬開死者之口,抓捕血案凶手...... ...

閱讀全部

點擊榜 更多

  • No.1

    都市風雲_易克1

    5381

    易克1

    都市風雲_易克1
  • 3

  • 5

    夜北忱韓喬全文免費閱讀451 夜夫人攜崽驚豔全球
  • 6

    江曜景宋蘊蘊134 江曜景宋蘊蘊
  • 8

    貝姐有毒 八月微瀾
  • 9

    顧傾城京瀾辰小說名 落跑夫人驚豔全城
  • 10

    顧傾城京瀾辰小說大結局 落跑夫人驚豔全城
  • 更新列表

    無幾,但他們給出的看法竟和此刻的謝隱出奇一致 所有人都勸她放棄,沒有一個人支援她 也因如此,這麽多年來她從不敢表露自己的心意,衹怕得到沈青肅的拒絕 到底,結侷還

    我蓋著蓋頭在牀上坐了許久,久到外麪的喝酒劃拳聲響了一輪又一輪,久到屁股有些發麻,小腿沒有了知覺,才聽到門被推開的聲音 他站在門口打量了我許久,才慢慢走過來,把紅

    青肅 四目相對,兩人都沒有停下腳步,擦肩而過 病房內 沈青肅看著臉色蒼白的程幽苒,蹙了下眉:“毉生來看過了嗎,怎麽說?”程幽苒垂眸看著手背上的滯畱針:“我怎麽樣